當前位置: 首頁 > 法治工作 > 社區矯正
社區矯正
親情冰封社矯對象內心堅冰如何消融
發布時間: 2019-08-19 10:24      來源: 法制日報
【字號:
打印

相關背景

北京市司法局在北京市率先分批次面向社會公開招錄38名矯正幫教專職司法社工,于2019年3月1日正式上崗。司法社工是司法行政部門自主培養的專業輔助力量,通過政府購買服務引入社會力量參與社會治理,以第三方勞務派遣的形式進行管理,司法行政部門落實專業化、職業化培訓。

近半年的實踐證明,司法社工發揮了積極的輔助作用,文化結構、年齡配置、履職能力等方面崗位匹配度高,適應當前矯正幫教工作發展需要,彌補了現階段基層專職司法行政力量的不足,專職專用、專崗專用,順應了群防群治的需要。

講述人:李拯(北京市西城區司法局西長安街司法所矯正司法社工)

北京市西城區展覽館路到西長安街約有6公里路程。曾經,每天晚上11點多,都會有一位80多歲的老父親,騎著自行車往返在這條路上,無冬歷夏。

這位老人叫何愛軍(化名),他的女兒何娜(化名)患有較為嚴重的雙相情感障礙,一種被稱為躁郁癥的嚴重精神疾病。

何愛軍為了確定女兒這一天是否平靜度過,每天騎車到女兒家樓下,守到她熄燈睡下才回家。

在我眼里,這是一段溫暖的故事,這位父親可謂盡職盡責。然而,現實中,他們之間的關系很差,女兒20多年沒有叫過爸媽了。

認識這一對父女,是因為何娜因犯故意傷害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,2019年1月到西長安街司法所接受社區矯正。何娜是我成為司法社工后第一個工作對象。

在與這家人的接觸中,我對他們有了進一步了解。原來,何娜小時候父母把她的弟弟送出國留學,卻把她送到爺爺奶奶家。20歲出頭時,父母給何娜介紹了男朋友。沒多久,二人結婚生子,卻因為對方婚內出軌而離婚,給何娜帶來不小的打擊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那段消沉的日子里,與何娜親近的奶奶去世了,導致她患上精神疾病。

此后,在何娜眼中,父母不僅不愛她,而且欠她的。疾病讓何娜的情感變得十分敏感脆弱,她把一切不如意歸結到父母身上。父母做什么她都不領情,反而三天兩頭去父母家里找事吵鬧。兩位老人實在不堪驚擾,曾多次報警。

“她把我們逼得快沒有活路了。”何愛軍曾對我訴苦。何愛軍離開時那個蒼老的背影,寫滿了愛與無奈。

社區矯正的第一步就是回歸家庭。針對何娜思想認知上出現的問題,我們制定了亦剛亦柔的工作方案。剛性的社區矯正管理制度必須落實,要讓她感覺到司法的威嚴公正。但針對她的特殊病情,在法律法規允許的范圍內,我們盡可能減少對她的刺激,同時在思想上教育感化她。

“奶奶去世后,你父親怕你想不開又怕見面刺激你,不敢進你家,就每天守在你家樓下,等你熄燈后才一個人騎車回家。若不是父母,有多少人能做到這樣?羊有跪乳之恩、鴉有反哺之義,動物都知道報答養育之恩,何況人呢。”

“你也有孩子,做父母的對孩子有多么用心,你也是知道的。”

“父母做這些不是欠你的補償你,而是他們愛你。他們還能陪伴你多少年?你應該知道感恩,好好珍惜這份愛。”

“很多人小時候像你一樣,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。那是因為我們的父母是雙職工,工作忙照顧不過來孩子。所有父母都是國家的建設者,國家能有今天的成就,他們都是做過貢獻的,我們應該理解他們。”

在教育談話中,我們讓何娜了解父母為她做出的犧牲、體會父母的愛,修復他們之間的關系。

“你看到‘白大褂’心里不舒服,不愿去醫院拿藥,是你父母跑好幾里路幫你代領的。”

“你生病住院不方便,有些事情是你父母代辦的。”

在入戶訪談中,我們盡量把每件事情說清楚,為的是讓何娜知道,很多原本她自己應該做的事情,是父母在代勞。

我們把個別談話時間確定在上班前,讓何娜有更多時間顧及自己的生計。為了保護她脆弱的情感和尊嚴,我們盡量減少入戶走訪的人數,著裝上盡量以便裝為主,減少不必要的影響,讓她體會到司法的溫暖和做人的尊嚴。

西長安街司法所與社區、派出所、平安醫院、社區醫生多次召開協商會議,對何娜的矯正方案和實施方法進行溝通調整。例如,在社區公益勞動中通過聊天的方式多對何娜進行思想疏導。我們還幫助何娜申請到免費藥物,減輕她的經濟負擔。

“每次接觸時間不要太長,要有耐心,接觸時盡量有司法社工在場……”我們經常這樣囑咐何愛軍老兩口,幫他們想一些減少沖突的方法。

何娜參加社區矯正兩個月后,情況發生了變化。

“她在電話里叫我爸爸了。”一天,何愛軍來到司法所激動地對我們說。這個作為父親最容易聽到的詞,卻讓老人當著大家掩面而泣。

不知道怎么表達謝意的何愛軍送來一面錦旗。他說,此前沒有聽說過司法所,也不知道什么是社區矯正,沒想到在這里能讓何娜發生如此大的變化。

從那之后,每逢節假日,何娜都會打電話問候父母,與老兩口的話漸漸多了起來。

我知道的變化遠不止這些。一開始在矯正學習中,何娜總是悶著頭聽課,通過幾個月的法治課、國學經典故事、案例解析、歷史事件等豐富的課程學習,她不但積極做筆記還經常提問,性格開朗很多,愿意和我們聊生活中的事情。

此前,我當了多年社區流動人口管理員。2018年,得知西城區司法局招聘司法社工,由于心里一直覺得“司法”二字非常神圣,就報了名,通過考試成為司法社工,可以說是慕名而來。

每個社區矯正對象的情況都不相同,配置司法社工正是為了增加社區矯正力量,更有針對性地開展工作,提升矯正效果,使他們順利回歸社會、融入社會。

在多方努力之下,何娜身上發生了可喜的轉變,讓我體會到這份工作的價值,更加堅定了做好司法社工的信念。這8個月,我經歷了學習、適應、磨合、融入的過程,越來越深刻地體會到,社區矯正工作能夠容納吸收的內容和方法很多,我希望自己不斷在工作中積累、沉淀、創新,對社區矯正工作發展有所貢獻。

法制日報記者 張昊 整理    

責任編輯: 朱劍
   QQ空間   新浪微博   人人網   騰訊微博   豆瓣   0
精准八码中特